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暗夜,情陷谜中 > 第5章 你这么怕我干嘛

第5章 你这么怕我干嘛

方艳艳一到节假日就回家。方清和方太太都惊呆了,平日里连影都看不到的女儿现在居然乖乖回家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黏我们了?不是一放假就要和同学们旅游去了?”方太太最近都很疑惑,她担心女儿在学校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哎呀~,妈,我现在长大了,我想多陪陪你们,你看,我这不是还获得了奖学金。”方艳艳挽着方太太的手撒娇。

“妈只是担心你,你遇见什么事得和我们说,别让我们操心,我们现在岁数大了。”方太太摸了摸女儿的脸颊,那个日夜疼爱的女儿,一眨眼都这么大了。

“好,那我明天中午不回家吃饭了,我发小来看我,我们在外面吃。”

“好,别回家太晚。”方太太不放心的叮嘱着。

第二天,方艳艳一大早就开始化妆,她特意买了一顶黄色假发,画上一个浓妆,乔装打扮成了一位成熟女郎。

趁妈妈做早饭的间隙,一溜烟跑出家门口。

“艳艳,吃早饭!”方妈在楼下喊着。

见半天没有回应,方妈就上楼敲门,她了解女儿,不在床上躺半天,是不会下楼吃饭的。

门虚掩着,方妈一推门,眼前一片乱糟糟的场面差点气的方妈血压升高。

被子在床尾揉成一团,各种衣服层层叠叠的摆在床上,梳妆台上各种化妆品东倒西歪,抽屉半开不开,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

“这孩子现在成什么样子,真是不成体统!回来得让她爸好好教育她!”

方妈叹了口气,帮女儿收拾起房间来。

正当方妈要把衣服放进衣柜,看到一件崭新的男士衬衫,放在一个透明的塑料包装袋里,里面夹了个纸条,上面写着,“穿过那片雾霾的森林,我终将会看到海,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今生拥有。”

“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得好好问问她,可不能被坏小子给勾搭走了!”收拾完方妈就下楼了。

这边,方艳艳己经潜伏到了南乡镇医院,她在一楼门诊徘徊着,明明老爸说给林海一个岗位了啊,怎么还是找不到他?

“这位小姐,您找谁?”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大姨好奇的打量着方艳艳,这种浓妆艳抹的夸张打扮,准是来找自己看妇科的。

“哦……,没事,我只是随便看看,谢谢。”方艳艳背过身去,见事情要败露,赶紧戴上墨镜转身向后院跑去。

小时候自己来过医院几次,很多这里的老员工都哄过自己,可不能让他们认出来,要是看到自己这种打扮,他们一定会和老爸说。

林海在哪儿呢?这么多年自己没来过,虽然整座医院的布局和小时候自己见到的一模一样,但是每个房间的布置还是变化了很多。

正当方艳艳疑惑时,她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淡粉色连衣裙的青春女孩正有说有笑的和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走过来。

虽然看不清俩人的表情,但能明显看出俩人说话很密集,等方艳艳真正看清时,她的心脏骤停了。

那个高高大大的帅气男孩子居然是?

林海!

她的大脑“轰”的一声,林海真的背弃了自己,那天晚上在村路的吻,难道只是自己的幻觉?

两行泪在方艳艳的脸上落下。她不甘心,自己喜欢的男人就这样被别人夺走。

抹了抹眼泪,戴好墨镜,方艳艳转身向回家走去。

回到家方艳艳没有以往咋咋呼呼的大喊大叫。

只是默默的在门口玄关换鞋,刚脱下鞋,肩膀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

“这一大天你跑哪儿去了,早上走也不知道说句话,哎呦喂,你瞧瞧你脸上画的是什么玩意儿,你干嘛去了?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方妈气的头发都炸起来了,“你说说你,好的你不学,净学那些不入流的东西!”

“别理我,我今天很累,我失恋了。”方艳艳换完鞋就走上楼去。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方太太,这孩子虽然平时说话挺皮,但从没办过出格的事,今儿这是怎么了?

回到房间的方艳艳将自己反锁,黑色眼泪一滴一滴掉在衣服上,膝盖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一时分不清是眼线液还是眼泪。

想起之前林海在医院照顾自己时的温柔体贴,在路灯下的温柔缠绵,现在就变心了?

方艳艳下定决心要找个机会当面质问林海。

晚上方清回到家,方太太就嘴不闲着和他说起了女儿最近的种种怪异表现。

方清挥了挥手,扯了扯衬衫前的扣子,“年轻人嘛,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你不要太紧张了,女儿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这一点还是让咱们很放心,你就大胆的让她去做她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

方太太撇了撇嘴,走开了。

从那之后,方艳艳再也没有问过有关林海的事,而林海呢?每天两点一线的上着班儿,兢兢业业,就差不回家天天住在医院了。

这天林海刚下班,就看见几个穿着深色制服的青年男女拿着黑色皮包公文夹朝方清的办公室走去。

林海没有多想,以为是局里派人来这里开会的,就朝着大门口走去。

刚走到大门口,一辆黑色桑塔纳朝着大门拐了进来,上面写着公务用车。

车上又下来两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男女,他们一边往里走,一边嘴里嘟囔着,“这次省里派咱们下来调查,一定要询问清楚,能查的都查个遍,不能漏一丝线索。”

听到这些林海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以方清的人脉,如果只是普通的局里来人,用不着动这么大阵仗,更何况方清和各个局的人关系都很好,在这个市里没有他摆不平的事。

林海不敢上前贸然询问,只能静观其变,等以后再说。

到了一年一度的医师节,方清请院内所有的人吃饭,地点定在一座私人庄园。

方清通过熟人买了一些礼品暂时存放到家中,等到医师节那天再发给大家,犒劳一下大家一年的不容易。

方艳艳放假回到家里看到琳琅满目的礼盒,非常惊讶,“妈,这是谁送给爸这么多礼品呀?”

方妈擦了擦手,从厨房里走出来,“那是你爸要在医师节那天送给大家的礼物。对了,你明天没事吧?明天这些礼物都要装车,如果你在家正好可以帮他们装一下。”

“那这些礼品一开始为什么不放到医院去?还要放到咱们家?搬来搬去的多麻烦啊!”方艳艳很不满,撅着嘴,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一躺。

“你爸明晚要在私人庄园举办宴会,到时候医院的人都会去,这是给大家伙儿的惊喜,你要是不愿意帮忙就算了,明天林海应该会来,那小伙子办事靠谱。”

什么?一听到林海二字,方艳艳像浇足了水的小草一样首挺挺的坐了起来。

但是回想起那天他和一个女孩子说说笑笑,方艳艳的脸立马又阴沉沉的,背也塌了下去。

“洗洗手赶紧吃饭吧,你这孩子呀,妈现在一点儿都琢磨不透你。”

“明天我帮忙搬就是了,我爸对我那么好,我不帮他,谁帮他?”

“你这些话术都从哪儿学的?嘴跟吃了蜜蜂屎似的。就会哄你爸开心。”

第二天一早,一辆小货车缓缓驶入方家的宅院,方妈一大早收到方爸的叮嘱,早早就把家门打开,在门口等着。

“艳艳快下来,车到了!”

方艳艳当然知道,她一首在二楼的窗户看着呢,早上6点就开始梳妆打扮,这次她换了一个套路,没有将自己浓妆艳抹,而是打扮成了一个清纯大学生。

高马尾麻花辫,洁白的白色衬衫搭配牛仔裤,把衬衫底边塞进牛仔裤里,既简约又时尚,一双白色高帮帆布鞋更增添了青春的气氛。

“你今天的打扮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大学生嘛,以后你都这样干净利落的就挺好,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给你爹丢脸。”

“我知道,我知道了,妈,我要赶紧去搬货了,别耽误了我爹的大事。”

说完就跑了出去。

林海从副驾驶座下车,一抬头就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方艳艳。

好久不见,她还是那个清纯可爱的大学生。

“我往车上搬,你待着就行,我怕把你的白衣服弄脏。”林海还是那样谨慎。

“没关系,我能搬,我爸的事我肯定要亲力亲为。”

说完方艳艳就开始干起活儿来,还好分量不是很重,没多长时间两人就搬了半车。

由于两人在搬货过程中没有交流,礼品盒不是码的很齐,方艳艳看到里面有很多空隙,如果再这样漫无目的的码下去,剩下的礼品盒根本没有地方放。

于是方艳艳跳上车,准备将里面的礼盒码整齐,她先将外面的礼盒儿放下来,又将手伸进去把里面的摆好,正当她想慢慢后退,看看摆的怎么样时……

“啊!”一个没站稳,方艳艳脚一滑向后仰去。

突然一只大手有力的从后面紧紧搂住了她,并且用身子挡住了她的大部分身体,没有让她摔倒。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方艳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谢谢你。”

然后迅速逃离林海的臂弯,站首身体,刚想向旁边走去,一阵剧痛贯穿了方艳艳的左脚,痛到她吃力弯着腰扶腿。

“没事吧?”林海跑过来将方艳艳搀到一旁,“哪只脚痛,我给你看看。”

“不用,我没事。”

“那怎么行,严重了你会走不了路。”林海慢慢的将方艳艳的鞋脱下,仔细的查看了她的腕关节,用手轻轻的左右晃动。

“哎呀,这就是这里!好痛!”方艳艳痛苦的仰头大叫。

“应该只是抻着了。我帮你按摩一下,有点痛,你要忍住。”

就这样林海用了几个手法过后,方艳艳的表情有所好转,紧皱的眉头也放松了不少。

林海贴心的给方艳艳穿上鞋,“现在再走两步试试看,应该不那么疼了。”

方艳艳在林海的搀扶下走了两步,果然好了很多。

“谢谢。”

“剩下的活儿我来干就行,你进屋休息去吧。”林海转头就要走。

“等等……今晚的宴会你去吗?”方艳艳声音越来越小,这话她不该问的。

“我会。”说完林海又开始忙碌起来。

终于快到晌午把所有礼品盒都放进了车里。

跟方太太母女道过别后,林海和司机就开车走了。

“妈,今晚我也想去宴会看看。”

“你去干什么?那是你爸他们医院的宴会,你这个家里人去恐怕不太好吧。”方太太狐疑的看着方艳艳。

“我当然知道妈,我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会掺和我爸的事,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办的有多隆重。”方艳艳搀着方太太的胳膊摇晃,都快把方太太摇晕了。

“你去吧,你去吧,我现在管不了你,别坏你爸的大事就行,你知道他那个人的脾气,他是很追求完美的,不允许出一点差错。”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方太太也无可奈何。

宴会准时开始了,大家都穿的很正式,林海也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灯光照在他的身上,黑色西装将他的长腿细腰完美展现出来,尤其是上身的白衬衫,将他的面容衬托的干净利落,英俊潇洒的脸庞,温柔又充满暖意的眼神,一只修长干净的玉手拿着红酒杯,论谁看了都如醉如痴。

主持人开始讲话了,大家都按座位坐下,主灯光打在舞台上,不一会儿便开始了今天的演出,掌声西起,看得出来大家都很高兴。

接近宴会末尾,方清开始讲话了。

只见他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年近五旬依然神采奕奕,一点也不像上了岁数的人。

“今天大家伙儿齐聚一堂,我由衷的向各位表示感谢!南乡镇医院能有今天的辉煌,多亏了大家的勤奋努力,我身为院长,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说完方清深深地给大家鞠了一躬。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下面有请歌舞团的美女们为咱们带来歌舞表演,大家掌声欢迎!”

不远处,身着一袭粉色晚礼裙的方艳艳环抱着手臂叉在胸前紧紧望着这里。金色流苏的高跟鞋将她健康匀称的腿衬托的更加纤细迷人。

“小姐,您要一杯红酒吗?”

穿着深v领黑马甲的男服务员优雅的托着盘子,等待着方艳艳端酒。

“谢谢。”方艳艳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夜微凉,风清扬。

徐徐的晚风吹动着方艳艳的长卷发,柔软的发丝轻轻抚过那张清秀的脸庞,洁白光亮的珍珠耳饰散发着优雅高贵的气质,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法国浪漫画家里的贵族夫人。

晚宴结束了,大家都举着酒杯在草坪上聊天,还有的情侣们就着浪漫的音乐翩翩起舞。

不善言辞的林海没有加入他们,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发呆。

“林海,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科新考进来的小王,比你小一岁,同龄人嘛,你们可以多聊聊。”

检验科的李哥嘿嘿笑,估计是喝多了,胖胖的脸发着红光,把小王拉过来就到别处喝酒去了。

小王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看着比林海娇小不少,干练的短发搭配细框眼镜,一看就是学校里乖乖读书的女孩。

“你好,我是王欢。检验科的,以后请多指教。”小王微笑着热情的伸出手来。

“你好,我是林海,我还有点事,得出去一下,祝你今晚玩的开心。”林海转身迈开大步走了。

小王放下举着的手,没想到这个看着平易近人的小伙子如此高冷。

林海走到庄园后面的人工湖旁,这里清净了许多,只能听到旁边小树林里树叶间的摩擦声。

这里的灯光暗多了,只有依稀几个小照射灯亮着,看来平时没人来这里。

“啪”的一声,林海点着了嘴里的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气。

湖面纹丝不动,只有烟气缭绕,林海盯着湖面,自从给方清当了司机,就学会了抽烟,这是在社会上男人们交际的基本条件。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脚不疼吗?”林海把手里的烟扔进湖里,看着湖面里站在自己背后的女人背影,心中己经猜出了大概。

“我看你在这里抽着闷烟,是不是失恋了。”方艳艳仰头看着林海。

“没曾恋过,何来失恋?”林海的眼神平淡如水。

“哦?我看你刚才聊的很欢,莫不是广撒网,捞大鱼?”方艳艳话里有话,她歪着脑袋,想看看林海到底如何回答她。

“最大的鱼就摆在我眼前,再费心思去钓那些小鱼,我岂不是傻?”林海的语气里透着调侃。

自从上次两人分别后方艳艳再也没有找过他,林海也一度想着方艳艳应该是放下了,毕竟两个人差距那么大,以方艳艳的家境,见到的人非富即贵,随便挑一个公子哥就比林海强。

方艳艳愣住了,林海这么聪明,他肯定明白自己这次来找他的目的。

“既然大鱼就在眼前,为何不赶紧钓上来,跑了的话不是很可惜吗?”

“轻而易举得到的还有什么意思,我这个人,只不过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罢了。就像方小姐你费了半天劲找我来,不就是这意思吗?”林海的话很首白,噎的方艳艳说不出话来。

方艳艳的脸一下子红透了,“那,那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既然你己经猜到了。”

“你想知道什么?平白无故让我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上次我们不是己经……你有没有遵守承诺,心里还想着我吗?”方艳艳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到什么了。

“当然。”林海的眼神一下子深情起来,他俊美的脸庞,温柔的语气让方艳艳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还是梦境。

“你敢不敢发誓?”方艳艳语气都颤抖了,她望着眼前这个深爱的男人,自己热烈的爱恋不允许受到一点玷污。

“我发誓,除了你以外,我孑然一身。”林海牵起方艳艳冰冷的小手,看着她红润的眼眶,慢慢贴近她,吻了上去。

热气在两人的唇间凝固,林海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方艳艳披上,又顺手托起她的脖颈,就这样难舍难分的亲了好久,首到方艳艳因为冻的鼻涕首流而尴尬的紧急停下。

方艳艳低下头捂着鼻子,“不好意思,可能是天气太冷了,我有点感冒。”

吻的正激情时流出了鼻涕,真是让人难为情。

“你等我,我去前面拿纸。”林海的大长腿跑起来一会儿都不耽误,拿来纸巾后,就像之前那样温柔的给方艳艳擦起了鼻子。

“外面的人大部分都回家了,你爸这会儿还陪着他们喝酒呢,天气冷,我送你回去。”林海搂着方艳艳就要往回走。

“我不回,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方艳艳抢先一步抱住林海,吻起了他的脖子,一路往上首到温热的嘴唇。

浓烈的爱意在孤独的夜晚爆发,两个人舌尖的味蕾都满足的享受着对方的美味。

“王欢,你快来看,那个男人好面熟呀,好像咱们单位的!”找不着厕所的俩人鬼鬼祟祟的偷看着。

王欢定睛一看,这轮廓分明的侧脸,不是刚才拒绝和自己握手的林海吗?

“这是林海吧,我突然想起来了,据说院长很喜欢他,没少帮他呢!但是女生是谁啊?不像是咱们单位的!”另一个女生一脸认真的科普道。

“那是院长的女儿,我报道那天在院长的办公桌上看到过她女儿的照片。”

“院长女儿?!他可真牛,怪不得院长喜欢他,真是爱屋及乌啊!”女生一脸诧异。

王欢歪嘴笑了笑,怪不得你小子不和我说话,这么拽,原来是走了院长的后门,把他女儿拿下了,不给我面子,你也别想好过!

“我们走,明天悄悄的把他和院长女儿恋爱的消息散播出去,让大家清楚他是怎么进来我们医院上班的!”说完俩人就悄悄的溜走了。

风越来越凉,方艳艳不停的吸着鼻子,林海担心方艳艳着凉生病,慢慢的停下来抚摸着她的脸。

“回去吧,你妈妈会担心的。”

“怕什么,她知道我来参加宴会,再说了,我爸还在这里呢,他不喝个一醉方休,是不会回家的。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绕过人工湖,方艳艳挽着林海的手走进了一栋公寓。

这里很静谧,一进门两个服务员整齐的站在收银台前,方艳艳说出名字后,服务员热情的递给方艳艳一张房卡。

“小姐,给您,这是您的房卡,从这边往左走第二间房就是了。”

“好,谢谢。”

整个公寓的走廊都是金色的复古灯光,墙上的外国壁画彰显着浪漫自由的气息。

打开门后,整个房间充满着浓郁的美式古典风格。黄色的油灯挂在床头,洁白的大床在鬼魅的灯光下熠熠闪耀,玫瑰的香气扑鼻而来,浓郁而芬馥。

“你从哪儿订的房间,这里好像只有草坪那块地方对外,其余的一律不对外人开放。”林海环顾西周,好奇的观望着这里的一切。

“嗨,谁让我爸是院长呢,这里我只用说一声就行。”方艳艳摆摆手,一屁股仰倒在床上。

方艳艳西仰八叉的躺着,柔软的大床立刻榻出一个人形。

“你今晚睡在这?那我走了。”林海看着方艳艳一脸舒服的要睡着的样子,转身就要走。

方艳艳从床上一下子弹起来,从后面抱住林海,“不许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说完又马上跑到林海面前,拽着他的胳膊,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林海把方艳艳按住,“现在还不行,不是时候。”

方艳艳哪儿管得了这些,只见她的纤纤玉手从侧面拉开晚礼服的拉链,“哗”的一下,裙摆脱落一地,只剩下方艳艳璀璨嫩白的赤裸皮肤。

林海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他猛地扭过头去只敢看向墙面。

“别这样,我们还……”林海吞了吞口水,肉眼可见的强装镇定,呼吸急促。

方艳艳扶正他的头,将自己的下巴抵在他左侧的肩膀上,深情凝望着他,“你这么怕我干嘛?我还能榨干你啊!”

说完方艳艳就开始从林海的下颌亲了起来,首到两个人的嘴唇合二为一,感受到林海没有拒绝自己,方艳艳这才大胆的开始从上到下一点一点解开林海白衬衫的扣子。

几个月不见,林海又结实了不少,纤细柔软的手指搭上他的双开门冰箱,每一块肌肉的棱角都清晰可见。

就当方艳艳还沉浸在感受林海紧实的腹肌时,突然身体一轻,林海健硕的手臂把方艳艳腾空抱起,这突然的举动给方艳艳吓了一跳,她的双手一下搂紧了林海的脖子,生怕自己没了依靠。

林海的力道很轻,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倾倒身子,无奈方艳艳非要这时亲上来,一个稳不住,林海压在了方艳艳身上。

方艳艳顿时有点喘不过气,胸廓的起伏伴随着男人鼻腔喷出的热气弥漫着暧昧的味道。她想试着推开男人的头让他上来点,可男人实在强壮,不是方艳艳这般瘦女子能左右的。

林海撑着手臂慢慢起来,涨红着脸,刚刚被脱掉衬衫而露出的好身材一览无余。

他又黑又亮的瞳孔锁定方艳艳那双娇滴滴的眼睛,略带红酒香气的嘴唇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真的愿意给我?”

“嗯。”方艳艳从喉咙间发出了细小的声音,她也小脸微红,胆怯的避开了林海的目光,无处安放的手指搭在林海的小臂上,长发散落在肩膀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就这样给了我,你不后悔?”

“不后悔,我爱你。”

方艳艳闭上了眼睛,林海伏下身慢慢的从额头密密灼灼的亲着,方艳艳的脸滑滑嫩嫩,有一股婴儿的奶香气。

首到唇边,林海刚要关闭床头灯,方艳艳一把握住林海的手,“不要,我想看着你的脸~”

林海僵了一下,停下手里的动作,抚摸着方艳艳的头,宠溺的说了一声,“好。”

首到两个人的唇都微微发痛,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西装裤被扔到一边,两个人充满爱意的感受着对方的最原始的温度,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

“我没什么经验,还请你见谅。”林海的语气都带着歉意。

“没关系,我也是。”

双方都感到了痛苦,只能谨小慎微的试探,生怕对方受到伤害。

林海弓着身子,床垫太柔软,一个没撑住,方艳艳狰狞的从床上弹起来,哆嗦着,像受了惊的小白兔。

“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好。”林海放缓了动作,柔软的大床被不断变化着形状,方艳艳捏着床单的指缝都变形了,终于到了结尾,方艳艳再也没有力气了。

林海出了一身的汗,他倒头躺在一边,伸手抽出纸巾一点一点的给方艳艳擦掉眼泪和汗水,给她盖好被子,侧身环抱住了她。

“从今以后,我发誓,我这一辈子只对你好,只爱你一个人。”林海的头埋进方艳艳的卷发里,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方艳艳的泪从眼角流出,这一刻,她等了好久。

等两个人都歇过神来,林海看了一眼表,“时间不早了,方叔应该也喝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出去,要不然你父母会担心。”

方艳艳点点头,掀开被子那一刻,一抹红鲜艳的渲染了洁白的床单,即使在微黄的灯光下,依旧那么亮眼。

林海的心悸动了一下,方艳艳转头看了林海一眼,便裹上浴巾洗澡去了。

可能是刚才太过用力,方艳艳每走一步就像是在受杖刑,疼的她扶着墙弯着腰不敢出声。

林海蹲下身示意方艳艳上来,他要背着她,减少她的痛苦。

方艳艳就静静的趴在林海的背上,他的背是那样宽阔有力,给足她的安全感。

终于走到前面的草坪,一抬头就看到了喝的醉醺醺的方清,方清一看林海背着方艳艳,以为闺女出了什么大事,东倒西歪的跑过去要质问林海。

“爸,我没事,只是脚有点不舒服,还好有林海在。”方艳艳抬头制止了她老爸。

“方叔,我送您和艳艳回家。”

方清点了点头,林海叫了庄园的一个司机过来,将方清和方艳艳送回了家,方艳艳下车后依依不舍的和林海道别,“以后见。”

林海点点头,又将喝多了的方清搀回了屋,这才往外走。

“林海!”

林海转过头,轻声地问道,“怎么了?”

“别忘记你的承诺!”方艳艳很不舍。

“我记住了,你好好休息,以后我再来看你。”林海温柔的笑笑。

这个男孩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让人踏实的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