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灵界仙尊之弃少重临 > 第24章 取我应得

第24章 取我应得

就在苏宇招来马车之际,一位匆匆赶来的守卫焦急地报告:“封姑娘,病势似又有恶化迹象!”

“等等!”

见苏宇即将离去,封小姐疾步踩着高跟鞋追赶而去。

“似乎有人尾随你们。”

……

出租车仙师看向后方紧随而来的封芸仙子,疑惑出声:“无碍,继续驱云驾雾吧。”

苏宇不以为意地道。

“那是封芸仙子……”车行宗弟子范掌柜瞧见封芸仙子疾奔的模样,步伐竟显踉跄!

轰!

封芸仙子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额头触地受伤。

“或许,我们应该先暂停前行?”范掌柜提议道。

“不必,她并未发出求救灵符……”苏宇神色平静地回答。

此女摔落,似与他苏宇毫无瓜葛。

待他们回返之际,范掌柜的传音令牌忽然震动。

“为何不停下!”令牌内传来封芸仙子不满的声音,语调刺耳。

显然,先前那一摔已让她怒气勃发……

“封仙子,凌真人认为无需停留。”范掌柜郑重回应。

“凌真人……”封芸仙子冷哼一声,自然清楚那凌真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请让凌真人接听传音,我有事与他商议……”

此刻,封芸仙子的脚踝肿胀如葫芦,虽已敷上寒玉灵膏,却依旧疼痛难忍。

然而女儿的修炼困境至今尚未解决,心中焦急不已。

“是要找你……”范掌柜犹豫片刻,最终决定唤醒苏宇接通传音。

“可有话要说!”听见令牌那头久久无声,苏宇提醒道。

“之前的事向你道歉!但我女儿的修为危机重重,我希望你能……”

封芸仙子低声诉说着,言语间流露出难色。若非无人能解,她怎愿求助于苏宇这位素未谋面的修真者?

“我去,百万灵石!”苏宇果断道。

“你……”封芸仙子瞠目结舌,苏宇分明是在刁难她,只过去一趟就要收取百万灵石,明显不愿涉足此事!

“把你的灵石账户给我,我即刻转账!”封芸仙子不甘示弱,毅然应答。

待苏宇念完账户号码,便收到灵石到账的消息。

“好,我现在即刻动身……其余事宜,待后续再议!”苏宇言毕,掐诀切断传音联系。

“范掌柜,出发吧!”面对范掌柜惊讶的眼神,苏宇从容不迫地道。

范掌柜顿时醒悟过来,立刻唤来一辆飞天灵辇,再度朝着蒙东仙府疾驰而去。

抵达仙府门前,封芸仙子正伫立等候,神情依旧冷峻。

“封仙子,您腿脚不便……不妨先行返回修养。”范掌柜关切地说。

“无妨!相较于我女儿的修炼逆境,我这点轻伤微不足道!”封芸仙子倔强地答复,并一本正经地对苏宇宣告,“在下封芸,若是阁下的修为无法匹配那傲慢态度,我会令麾下护法将你逐出门外!”

“我拭目以待!”苏宇瞥了一眼她身后两名身高逾越一丈九尺的守护灵兽,面色镇定如常。

封芸刚迈出一步,身形摇晃欲倒,被苏宇及时抓住肩膀,“还是先把脚踝之伤处理妥当吧。”

“我真的没问题!”封芸依旧坚称。

喀嚓……

苏宇屈膝蹲下,轻轻扭转了封芸的脚踝,口中低声道,“这是赠予仙子的疗伤之礼,免费的!”

封芸愣住,凝望着眼前的苏宇,不知该如何应对。

苏宇与封芸继续前行,此刻封芸感到自己的脚踝竟已无半分疼痛之感,仿佛有神秘力量悄然疗愈。

追逐前行,他们步入一座仙家飞梭——此乃修士们秘传的瞬移法器。封芸虽依旧面若寒霜,看向苏宇的目光却多了些别样意味。对此情形,范老板震惊不已,他深知封芸这般状况,寻常凡人恐怕要承受至少一日两日的肿胀之苦,然而苏宇却宛如天降英才……

上次是师兄弟间的较量,如今又见苏宇崭露头角,不禁让人好奇,此二人究竟谁能技高一筹?

"范掌柜,留心门户!" 苏宇适时提醒。

"多谢指点!" 范老板回过神来,避开了一场即将发生的顶撞之险。

随着秘法阵法的启动,他们来到一间奇异的厢房之内,这里并非俗世酒店的模样,显然经过修士的精心布置,却又未损及原有建筑结构的灵气流转。此处犹如一处隐匿于人间的仙子闺房,一片淡雅的粉红映入眼帘,甚是赏心悦目。

厢房之中,一名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横卧床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其手臂之上泛起一抹淡淡的赤红,似是遭遇了某种异界的灵毒侵袭。

察觉到异常的苏宇凝眉欲取丹药,却发现身无长物。遂问向范老板:"范掌柜,您可带有炼制过的灵银针?"

"这个……小店确有存货!即刻便派人送至!" 范老板答道。

苏宇颌首,目光未曾离开小女孩片刻。

封芸此时提醒苏宇小心,原来这病症据说带有极强的传染性,故接触孩童之人皆需穿戴特制衣物或手套以防万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苏宇诊脉毕,便在一旁静坐守候。"病情如何?" 封芸急切询问。

"此状已然多久?" 苏宇反问。

"自上月始……起初并未在意,而后便高热不退,全身呈现出过敏般的症状……就医诊治,各大医院均未能查出病因,即便请来海外仙医,亦束手无策,并称此病具有传染性!" 封芸严肃地道出。

苏宇摇头轻笑:"传言误人,此症并非传染如此严重,但若是不慎沾染,确会使人元气受损!"

"那你务必谨慎些,尽快洗手消毒,万不可因此受累!" 自那次脚踝之事之后,封芸对苏宇的看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妨!此类病症,唯有体质虚弱者才会染疾,我自当无虞!" 苏宇挥手淡然应答,随后耐心等候银针送达。

不多时,两包经过祭炼的银针由弟子送至。苏宇接过银针,示意众人暂且退出房间,唯独封芸得以留下。

待众人离去后,在封芸的协助之下,苏宇闭目施针,指尖飞舞间透出丝丝真气。历时约两个时辰后,苏宇拔去所有银针,起身道:"此刻已无大碍,只需给令爱穿上衣物即可。"

"多谢恩公!我女儿现今状况如何?" 见苏宇从容下针,封芸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虽说是身处凡尘,触碰疾病之躯,乃是医者天职,但能如斯沉稳从容,将病情稳定于瞬息之间的,绝非常规古修医师所能做到的。

“总算暂时稳固下来了,待我炼制一味灵丹,自可驱邪扶正,病痛立消。”苏宇语气平淡却充满自信。

“当真?凌真人,您可不是在与我玩笑?”封芸满脸惊讶地问。

诸多古修医师束手无策的病症,在苏宇手中竟迎刃而解。

“自然非戏言……只是你下次指穴时,还需稍加用心。若非我对经脉穴位烂熟于胸,此刻情形只怕难料。” 苏宇提醒道。

封芸面露尴尬微笑,回应:“咳咳,往后怕是不会有下一次了。”

“如此说来……那我便告辞了。” 苏宇手持剩下的那包银质针具,打算离去。

“且慢……” 见苏宇欲行,封芸赶忙上前拦截。

“封姑娘,事情已然办妥……尚有何事?” 苏宇疑惑问道。

“请赐予联系方式……他日我必寻个吉时向你致谢。此外,这是给你的……” 封芸取出一张符箓,递向苏宇。其上所书金额,赫然是一千万灵石,较先前约定的五百万,竟翻了一番!

“封姑娘,之前讲定的是五百万灵石,这笔数目有误。我苏宇行事向来遵循道义,应得之物方取,此乃原则。你只需将差额转至我的灵石账户便可。” 苏宇转身,离开了房门。

“事情解决了吗?” 见苏宇走出,范掌柜焦急询问。

“自是无虞!回去吧,我有些疲倦……至于这银针,你是否需要带回?” 苏宇问道。

“区区银针不足挂齿……你喜欢的话就带走吧。不过若是能得到金针,往后你施展疗愈术法想必功效更佳。” 范掌柜悠悠地道。

苏宇心中明白,金针相较于银针,疗效确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批银针品质平庸,一经使用,便需废弃。他之所以想留下这批银针,实则为以防万一,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你的传音符震动了……” 正当二人行走之际,苏宇适时提醒道。

“啊?!多谢告知!” 范掌柜拿起传音符,瞬息之间,面色剧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