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桃仙主 > 第166章 遇见故人

第166章 遇见故人

赵仙纯?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姜悯眼前,浮现炎阳城鉴石会上见到的紫月玄袍修士,面上却是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模样,蹙眉追问:“赵仙纯是谁?”

残魂微愣,情绪复又平静下来,问道:“你可知燕月赵氏?”

“有所耳闻。”姜悯灵眸一转,“可是燕月国第一世家,九宗一族的那一族?”

“正是。”

残魂肯定,随后感叹道:“赵仙纯啊,就是当今家主后人,赵家第一族脉中人,亦是赵氏仙族未来的继承人之一,还是仙音谷的当辈道女。”

听残魂说出一连串响当当的名头,姜悯微微挑眉,诧异问:“这样一位大人物,我一介无名之辈,她为何派人杀我?”

残魂摇头,“我常年待在一方黑暗空间之中,那是专门存放活死人傀儡的芥子空间,所以,我并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赵慈令我蹲守一片云海,若有人出现,格杀勿论。”

“但赵慈只受赵仙纯差遣,与她形影不离,赵慈的一切行事,都是赵仙纯授意!”

在残魂说话之时,她的透明身体变得愈发透明虚弱,好似接下来,随时都会彻底消散。

可她见自己说这么多,姜悯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便有些急了,连忙飘到困阵边缘,想要去触摸灵罩,却被一阵霸道力量弹开。

她只好隔着困阵朝姜悯急切道:“小友,你不生气?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

姜悯徐徐一笑,波澜不惊地轻声道:“我只是个自身难保的无名小辈,遇到这种事只有自认倒霉,哪能去向什么家族继承人,什么仙宗道女报仇呢?”

残魂越来越难以支撑现形,她低头看了眼自己逐渐消散的手脚,面露浓浓不甘神色,几乎紧贴着灵罩,盯着姜悯语气迫切道:“不,小友,你明明有能力杀金丹修士,能把我带到这个灵矿洞里,你来历肯定不简单对不对?帮我报仇!帮我报仇好吗?”

姜悯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隔着一道坚实的灵力光幕,看着她逐渐疯狂的神色。

“我不甘心,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赵家人都该死!都该死啊!啊!”残魂逐渐歇斯底里地大吼,可身体的消散,已经从四肢蔓延到躯干。

可她吼着吼着,看着自己已经消散而去的四肢,面露绝望神色,像是要哭出来。

“我没有来世,没办法报仇啊。”

“我……不能报仇啊……”

至此,残魂的躯干和头颅彻底消散而去,只剩一丝余音,还回荡在矿洞之中。

咔嚓!

悬浮在空中的金丹碎裂开来,化作点点金光,逸散于空中。

但姜悯并未掉以轻心,凝目看着残魂与金丹的消散过程,忽得手腕一转,一截桃枝掠出,钻进困阵之中,将困阵之中零碎的残魂魂力尽数吞噬,消化其记忆。

“区区片面之词,我怎会轻信……哦?倒是我多想了,此人所言,竟然都是真的。”

姜悯消化着残魂那极为零碎的记忆,眼中掠过一丝诧异神色,她本以为残魂有所欺骗,没想到,方才残魂所言竟句句为真,残魂的确是燕月赵氏培养出来的活死人傀,分给赵慈派遣,负责保护赵仙纯的安危,为赵仙纯做事。

桃枝掠回,她收拢回到手腕,垂目沉思。

“此事是否有赵仙纯授意,我不能确定,但无论如何,那赵慈夺我灵宝九阳塔,这事便难善了……”

她视线一转。

目光落在困阵里的金丹修士尸体上。

既然知晓来龙去脉,搜身已不必再做,不过,金丹修士的强大肉身,她也没那个本事彻底销毁,谁知道尸体里还藏着什么阴险手段?

姜悯拿出一个乾坤袋,朝困阵里扔去,乾坤袋悬浮在尸体上空,爆发出一阵吸力,这回倒是没出意外,顺利将尸体收纳。

乾坤袋落到手中,姜悯心中思索:“拿回太极山,麻烦师兄师姐帮忙处理吧。”

现在就等小草上岸,就可打道回程了。

……

半日后。

咻!

一道碧绿流光自山崖下掠出,落在山崖边,显露出身形,竟是一株背着乾坤袋的碧绿小草。

山崖边的参天古木上,动用无影纱隐身的姜悯显露身形,从树上轻巧跃下,落在小草面前,问道:“一切可顺利?”

“顺利顺利!”

小草兴奋道:“阿灵收集了足足二十坛,把所有坛子都装满啦。”

闻言。

姜悯咂舌不已。

二十坛雷玉髓,怕是能用雷玉髓做个泡澡的池子了,若是放在市面上,足以令许多修士发疯争抢,谁能知道,有死无生的葬魂峡下面,竟然有一片存在至少千万年的雷海呢……

“此地不宜久留,走,我们赶紧回太极山。”

姜悯挥手放出一叶飞行小舟,踏步走上,小草寸步不离朝她飞去,不解问道:“可是这些雷玉髓的阴邪之气怪重的,不处理一下吗?”

“要处理,先回玉双国,我再找个地方。”

姜悯一边解释,一边掐诀打出一个灵光罩子,将整个飞舟包裹起来,继而御使飞舟,朝太极山的方向赶去。

飞舟穿过云层,跃上云海。

姜悯将神识蔓延周身一定距离,随后盘膝坐下,与小草闲聊,打发时间。

“看,那片山脉,那是东灵宗的地盘,阿灵,你还记得在东灵宗的事情吗?”

聊了一段时间,姜悯突然抬手,指向远方一片雄伟壮阔的山脉。

“当然记得啊,哼哼!阿灵还记得,阿悯带出聚灵谷,用灵符把我封住的事情呢。”小草摇晃着草叶,悠哉说着。

被提起这强盗行径般的往事,姜悯有些讪讪,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失笑道:“记性这么好?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呢。”

小草语气得意,晃动草叶说着:“阿灵记性好着呢,阿灵还记得流云峰,桃花坡,南荒岭……所有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听小草一一提起。

姜悯远望那片山脉,目光安和平静,心中却流淌着淡淡的感怀,明明对东灵宗没有太多留念,可在东灵宗的那些日子,却是她初次接触修行,一步步摸索,一步步成长的开始。

随着飞舟疾行,视线之中,那片山脉愈发远去,逐渐消失于天际,被更多群山遮掩。

金乌悄然滑落。

夕阳的余晖流淌于云海与群山之间。

姜悯平静赏着落日云海,突然,神色微动,目光越过云海之间的缝隙,朝下方一片山岭看去。

两座山岭之间的山道,正上演一幕袭杀大戏。

一辆马车经过山口时,突然,十几个蒙面炼气修士从暗中跃出,朝马车杀去。

坐在马车前的三名炼气女子大惊失色,第一时间拿出灵器,与暗杀之人交手,然而,那些蒙面杀手明显修为三名炼气女子,在其中一人丧生之时,坐于马车中的人掀开车帘,露出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绝美容颜。

云海上。

姜悯本打算移开目光,坐视不理,可见到此女容貌,先是微微愣神,随后,女子容貌与记忆中的那张稚嫩容颜逐渐重叠,令她有些不确定地心想。

“难道是明师姐?”

姜悯当即御舟飞下云海,朝山岭赶去,想要确认猜想。

山道上,见女人露面,其中一名护卫的炼气女子连忙惊道:“您快走!”

“走不了,要么等死,要么等人来救。”女子环顾这些杀手,像是丝毫没有对死亡的畏惧,嗓音淡淡的,好似隔着一层薄薄的冷雾,清陌疏冷,寒气逼人。

见女子主动露面,几名蒙面杀手对视一眼,径直使出各种术法与凶狠灵器,朝马车上的绝美女子杀去。

嗡!

一道由磅礴灵力凝聚而成的屏障,突然挡在此女面前,轻松挡下所有杀招,众蒙面杀手一惊,然而下一刻,十几名蒙面杀手同时闷哼一声,眉心处淌出鲜血,纷纷原地倒下。

这一变故。

令得绝美女子与幸存的两名炼气护卫纷纷一惊。

一道修长身影缓缓浮现,这是一名身着寻常青袍的妙龄女子,可其身上显露出的气息,分明是强大的筑基修士。

绝美女子心生疑惑,正准备行礼道谢,便听此筑基修士率先温声问:“敢问这位道友姓名?”

道友……

绝美女子已经许久未听见有人这般称呼她,她神情有一瞬的恍惚,接着连忙走下马车,福身行礼,语气恭敬地说道:“妾身明若水,多谢前辈相救,前辈是?”

救下明若水之人,正是姜悯。

如今的她,仅是一副易容之后的模样,明若水自然无法认出,她心中思索一瞬,还是决定在明若水身边两名炼气女子面前,不显露真实容颜,免得带来其他麻烦。

她传音道:“明师姐,我是姜悯,东灵宗流云峰的姜悯,我不便以真实容貌出现,只好以易容现身。”

见明若水目光怔愣,她补充道:“明师姐,你还记得你赠我一柄青木灵剑吗?是我,没错。”

姜悯。

姜悯……

这个名字真的好久远,久远到她需要反应一下,才能从记忆深处中想起。

明若水怔怔看着眼前这位令她有些羡慕的筑基修士,突然生出想要落泪的冲动。

这一瞬间,岁月似乎倒流了。

回到了她回不去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