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大赵嫡次子 > 第1604 章 赵皇的无赖

第1604 章 赵皇的无赖

好家伙,这个孽子,吃错药了吧,这可是大朝会,尤其这是他数月之间,第一次临朝议政。

整个京都的五品上官员,世家豪门,皇亲贵胄,可都是有人参加的。

你丫的动不动就要挥兵入殿,兵谏逼宫?

咋的,嫌皇家的脸丢的不够大吗?还是说,嫌你赵钰的名声太好了,生怕史官不能让你遗臭万年了?

然而,他的担心,人家晋王赵钰明显不放在心上。

在他赵钰看来,什么丢尽脸面,什么遗臭万年,这世间的一切,成王败寇罢了,就以此刻来说,哪怕是他率兵而入,兵谏逼宫。

然当大哥坐上皇位,他们兄弟一人掌政,一人掌军,这大赵的朝臣,百姓,又有谁敢多说一句废话呢?

当然,不可否认,会有头铁的,总有人想借机蹭他们兄弟的热度的,大不了,都杀了呗,反正他晋王赵钰身上,已然背负了近百万的性命。

无非在背负百万罢了,他赵钰以一人之身,行万代之恶,罪在当代,功在千秋。

大赵子民,诸国百姓,都将在他赵钰的手中,只留下唯一的名字,那就是赵人,其他的异族,再或者是不愿低头的中原人,都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语罢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尽皆杀之,奴之,毁之,用之,这便是他晋王赵钰对世间的交代,也是他无惧骂名的底气。

在赵皇的调和下,晋王赵钰和燕王赵明的剑拔弩张,也终于是熄火了,太子赵乾来到了赵钰的身边,对着他摇了摇头。下一刻,他拉着赵钰,重新回到了台阶之上。

毕竟,在太子赵乾看来,若非必要,他们兄弟还是不要和父皇有正面直接的冲突为好,毕竟,父皇乃国之雄主,他若是不配合让位的话,哪怕是兵谏逼宫,也必然会后患无穷的。

“大哥,老头子好像有了别的心思?本王觉得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还是让本王直接断了他的念想比较好!”

站在太子赵乾身边,晋王赵钰忍不住低声说了起来,尽管声音比较小,但此刻他们兄弟,就相当于站在赵皇面前,他的话,郭让和赵皇可都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几乎就在瞬间,赵皇和郭让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起来,当然了,郭让脸色不好,那是害怕被灭口啊!

至于赵皇自已,自已的儿子出口便是要让自已退位,还什么断了自已的念想,他一个当爹的,能高兴才有个鬼了。

要知道,他此刻虽然旧伤复发,但终究还没有老到走不动不是,就连他那昏庸无能的父皇,都能够当一辈子皇帝,他这个堪比太祖的帝皇,此刻退位,又如何能够甘心呢?

感受到父皇的脸色有些不对,太子赵乾也是无奈的开口了。

“好了,小六,父皇毕竟乃是一国之君,他必然是有自已的考虑的,你这般逼迫父皇,终归是不对的啊。”

“再者说了,父皇既然应下,自然不会失言,吾等安心等着就是,行了,父皇估计能听到我们的话,你就听大哥的,别再搞事情了。”

晋王赵钰瞥了赵皇一眼,轻呵了一声,倒是也不再说话了,不过,对于大哥的话,他却不以为然,什么一国之君不会失言?

老头子他真要是这么迂腐,他当年就登不上这皇帝之位,一个踏着兄弟血上位的帝王,说这些,未免有些冠冕堂皇了。

当然,此乃大哥之言,他作为弟弟,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为了让父皇能够金口玉言,他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随着晋王赵钰不再说话,朝堂之上,又恢复了此前的模样,不过,这个时候,群臣可都不敢在弹劾晋王以及其所属之人了。

毕竟,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位晋王殿下会不会像收拾燕王殿下那般,当众收拾他们啊!

可问题就在于,近些时日京都的大事,尽皆是围绕着晋王殿下进行的,什么星夜强开城门,纵兵入宫,肆意屠杀,肆虐京都,殴打诸王,杀戮皇族等等,等等。

这些可都是他晋王赵钰做的,若是将其排除在外,这朝会还有个什么可商谈的呢?

看着群臣沉默不语,赵皇呵呵的笑了笑,开口说道:“既然诸位爱卿无事可奏,那就退朝吧!”

猛然间,晋王赵钰的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来,一股浓浓的杀意,从他的身上蓬勃而出,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太子赵乾,都有些莫名的寒意。

就在赵皇说完,准备起身的下一刻,晋王赵钰阴沉着脸,向前一步,开口问道:“父皇,今日朝会,您,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没有做完啊?”

赵皇心中一紧,眉头紧皱,说实话,此前的一切,都是他和赵钰这小子商定的,这小子心狠手黑,他是真的会动手的。

但太子赵乾不同,赵乾出身儒家,修仁义之道,赵皇觉得,若是和太子相商,此间尚有商榷可能。

毕竟,他还有些目的没有完成,还有些仇,没有亲手报,故而,他还想再多坐几年帝位呢?

“晋王,你何出此言呢?群臣都无事可奏,朕自然也就无事了,既然无事,为何不能退朝呢?”

赵钰看着自已的父皇,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他就知道老头子不会这么听话,此前在天下学院,不过是他对自已的敷衍罢了。

当时的他,龙卫被废,宗师被限制,就连最为倚仗的十万虎威军,也尽皆被晋王赵钰,控制在了手中。

他不得不向赵钰妥协,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然回归京都,有群臣和百姓看着,他还就不信了,晋王赵钰会真的当众废黜了他这个皇帝?

虽然手段很卑劣,但此刻的赵皇,心有不甘,他不愿退位,哪怕是失信于小六,他也愿意承担这个代价。

“父皇,您真的好手段,好手段啊,可是,您料到了一切,却终究是棋差一招啊!”

看着跟自已耍无赖的父皇,赵钰一字一顿的开口了,为了大哥的登基即位,他赵钰已然做了太多太多的准备,此刻箭已然就在弦上,可不会因为老头子的耍赖,就收回去的。

“小六,你此乃何意?朕何曾和你玩过什么手段,又何来的棋差一招啊?”

既然选择了耍无赖,那就无赖到底呗,他还就不信了,赵钰这个孽子,还真的能够杀了他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