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震惊,前夫带三胞胎空降抢婚现场 > 第788章 看她装到几时

第788章 看她装到几时

霍南萧的眼睛都是红的。

夏宁夕从未见过他如此担心过一个人,也从未见过他如此着急与疯狂。

看着地上浑身湿漉漉的女人,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就连呼吸几乎都要没了,夏宁夕僵在了原地。

她在害怕,夏晚晚这个样子很严重了,她不确定夏晚晚能不能抢救回来,如果她没把夏晚晚救回来霍南萧会不会认为她是故意的?

他当初就那么坚定地认为夏宁夕故意害夏晚晚,若是这一次夏晚晚有个三长两短会不会也坚定地认为是她不想救人?

“等救护车来。”夏宁夕不想插手了,她累了。

霍南萧双眼血红:“你不是医生吗?”

“我是医生没错,我可以救任何人,但她,我不敢救,除非你保证接下来出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并不会找我的麻烦。”夏宁夕说。

周凤林听到这话后激动地冲上前抓住夏宁夕的衣领:“你这话分明就是想害她!我女儿若是有个好歹我跟你拼命。”

夏宁夕眼神越来越冷,她对霍南萧说:“看吧,我都没参与就已经背上这么大的锅了,我怕我救她会把自己的命搭上,我还有三个孩子要抚养,我做不到这么大公无私。”

“你!”周凤林被呛得黑了脸。

霍南萧怒视周凤林:“放开她。”

周凤林双手都在发抖,她气愤地瞪着夏宁夕,眼底的恨意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双手缓缓松开。

霍南萧保证:“只要你救她,剩下的所有事情都与你无关。”

“好。”夏宁夕答应了。

走过去,为夏晚晚处理伤口,并做好一切抢救准备,为救护车的到来争取时间。

最后夏晚晚成功被救回来了,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但因为失血过多身体各项机能遭到严重创伤,整个人虚弱得犹如纸片人。

可夏晚晚醒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感谢救她的人,而是质问霍南萧:“你为什么救我?”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霍南萧质问。

夏晚晚双眼通红:“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只是不想活了,我一个人过得很辛苦,不可以吗?”

“不可以。”霍南萧看她的眼神很冷很冷。

夏晚晚说:“南萧,为什么你要和别人一样逼我?你明知道我现在过得不快乐,我不想这样屈辱地活着,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

她扑进霍南萧的怀里失声痛哭,却发现病房里除了霍南萧之外还有其他人。

在看到霍修远与夏宁夕的时候夏晚晚的哭声忽然止住了,她迅速抹掉眼泪,推开霍南萧,故作坚强的对霍修远说:“霍老爷,我会答应你离开南萧,不再让霍家受到任何影响。”

“你是在告诉所有人,你自杀是被我逼的?”霍修远反问。

他可不是傻子,听出夏晚晚言外之意。

夏晚晚却否认:“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是我懦弱不堪,也是我欺骗了你们所有人,这一切都与任何人无关。”

“那你做这样子给谁看?”霍修远反问。

夏晚晚双眼通红:“我已经离开南萧的家,与他断绝关系!”

“你这些把戏还是演给别人看吧,在我这里行不通。也就只有霍南萧这个瞎了眼的东西才会看得上你,你想要借用这种手段达成目的,我拦不住,但我说过,想进霍家的门,你不够格。”

霍修远的态度十分强硬。

夏晚晚煞白的脸毫无血色。

周凤林生气地说:“晚晚与霍少情投意合,你就因为不喜欢她、逼她去死、你还有良心吗?”

“周夫人若真的还有一丁点良知也不会在知道自己的女儿自杀时选择找霍南萧来看戏。”霍修远讥讽。

在他看来这就是夏晚晚与夏家的人故意演出的一场戏,专门演给霍南萧看的。

让夏晚晚装可怜扮柔弱,让霍南萧心疼她放不下她从而对她负责。

这一切都有迹可循!脑子进了水的货色才会相信这拙劣的表演。

可偏偏霍南萧就信了。

他对霍修远说:“够了,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你相信他们?”霍修远一口老血鲜血喷出来。

霍南萧:“这是我自己的事。”

“你是要气死我才满意吗!”霍修远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好几倍,他愤怒地质问。

霍南萧不想与霍修远争吵,视线落在夏宁夕身上:“麻烦你把他送回去。”

“好。”夏宁夕答应了,搀扶住霍修远有些摇摇晃晃的身体,低声说:“爸,你身体不好不要动气,让他自己处理吧,我们先回去。”

“你看不出来这一家子在做什么吗?”霍修远问夏宁夕,他都看出来了,夏晚晚这是以自杀要挟霍南萧就范呢!

他这个做父亲的这时候若是走了,下一秒夏晚晚就会跟狗皮膏药一般黏上霍南萧,霍家会被迫接受这么一个下作的女人。

可这一切夏宁夕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她知道夏晚晚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霍南萧一定会答应夏晚晚。

“爸,有些话说多了旁人并不会感激你,反倒会认为你是那个害了他的坏人。”夏宁夕温柔的劝说。

霍修远心疼的看着她:“你当真要纵着他?”

“他们是真爱,你棒打鸳鸯会遭人恨的。”夏宁夕说。

霍修远冷哼:“她想死就让她死,若真的有这个决心也不会演这出戏给大家看。”

夏晚晚听到这话,脸上多了一抹倔强,她拔掉手上正在输液的针,生气地说:“霍老爷,我不是在演戏,我也不是装可怜让你们可怜我,你让我去死,好,我现在就去!”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朝着窗户的方向冲去,却因为动作太大,双腿使不上力气一头扎在地上,她摔得很惨,浑身吱吱地响,痛得面部扭曲,伤口瞬间爆血。

霍南萧愤怒地对夏宁夕说:“带爸离开!”

霍修远冷笑:“我为什么要走?她不是要装吗?让她装,我倒是要看看她能装到几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