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离后重撩 > 第85章

第85章

傅时羿深深吸了两口烟,身子往后靠住椅背,然后语气淡淡没有表情地说:“我离婚了。”

话出口,他感觉心口被扯一下,忽然想起个不恰当的比喻,离婚这俩字,于他而言就像蜜蜂的毒针,好像放出去也要反刺他自己一下。

贺诏惊得半天没回神,最后目光一动,忽然叫起来:“回血了!你药呢,还有没有?”

傅时羿视线一偏,输液管里殷红的血已经爬上去大半。

傅时羿反应很慢,还叼着烟,贺诏手忙脚乱地先找到医生放在旁边的药给他换上了。

贺诏回头一看,傅时羿还在抽烟。

贺诏忍不住了:“你没感觉的吗?”

“有啊,”傅时羿话说得很慢,“头疼,头晕,恶心。”

“那你还抽烟?还拼命加班?”贺诏觉得不可思议。

傅时羿安静了片刻,眼眸垂下去,慢悠悠地呼出一口烟气,“我脑子不能停,不然才难受。”

安静下来的时候,很容易想起简璐。

刚离婚的时候没什么真实感,这段日子好像才慢慢回神,他也没想到,接受离婚这件事有这么难。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真.nüè狗。

第46章

贺诏琢磨出点端倪来, 问傅时羿:“不然我给傅嫂打个电话?”

傅时羿瞥他一眼,“她是医生?找她有什么用。”

贺诏无语,“你不是因为她才难受的吗?”

傅时羿默了几秒, “谁跟你说我是因为她才难受?”

贺诏:“……”

行吧,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呗?

贺诏决定不管了, 一边卷输液管排里面的空气, 一边转而说起此行的正事,“这周末晋城有个游戏展会, 我这段时间跟的一个大客户要去, 我打算过去看看情况,你去不去?”

傅时羿手里烟抽完, 按灭在烟灰缸, “你去吧。”

贺诏也知道叫不动他, “好吧, 我今晚就提前去晋城了, 正好和那边几个客户都见见面,对了,你明天把你这个人形象也搞搞, 于思曼明天过来做专访, 除了采访你, 还需要采访公司里几个员工, 拍一些公司里的照片,我不在, 你接待一下没问题吧?”

因为要上班, 傅时羿有刮胡子,但可能是因为生病,脸色确实不好, 连续数天熬夜,还有点黑眼圈。

贺诏垂眼看他,“我估摸于思曼还要给你拍照……不然你也搞个什么眼膜贴一下?这回可是要代表公司形象的。”

“滚。”傅时羿拧眉别开脸,想起专访又觉得很烦,“她腿好了?怎么这个时候做专访。”

“就是走路一瘸一拐,不影响专访,”贺诏说:“这事儿也拖了太久,早结束大家都好,我还希望她稿子早点儿放出去,给咱们扩展一下品牌影响力。”

工作的事情傅时羿纵然觉得烦也没法推辞,只能答应下来。

贺诏临走前又给傅时羿叮嘱了下几个重点问题,那模样像是生怕傅时羿会乱说话。

傅时羿不胜其扰,等贺诏走了,他又抽了支烟,继续看电脑。

输液的大半天,傅时羿坐在大班椅上没怎么动过,等周文帮忙拔了针,他站起身感觉浑身的关节都酸酸麻麻的很不舒服。

周文叫了外卖,他没有食欲,用筷子拨拉半天,很勉qiáng地吃了几口,然后合着水将感冒药吞了,在沙发上躺了会儿。

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真是太安静了,他拿着手机,无意识地就找到简璐的微信,点进她朋友圈,有点想看她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但是很遗憾,简璐这个人很少发圈,他什么也看不到。

这几天他保持着每天看五六次的频率。

他回到聊天界面,上一次的消息还是很久之前的,他的手指点进输入框,看了会儿,手机屏幕暗下去。

烧退了之后浑身疲惫,他在休息室隔壁的浴室冲澡之后躺到chuáng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本以为能睡个好觉,结果凌晨不到五点就醒了。

他睁着眼在昏暗中盯着天花板好一阵,面前的黑暗好像跟心底的荒芜相应,他感觉心口内里像是都被掏空了,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他得找点事做。

他摸到手机,拿过来看了看。

开机一夜,但是没有什么未接或者消息。

他不自觉地又点到了简璐的号码,目光在上面凝了一阵,拇指指腹眼看要触及拨通那个键,却忽然就用力将手机扔了出去。

静谧的房间里,手机砸在墙上又摔落在地上,接连两声重响。

傅时羿是不信这个邪的,不就是个离婚,怎么可能打倒他?

他洗漱过后刮了新生的胡茬,才去捡手机。

还挺结实,没坏。

他手指在屏幕上动得飞快,先将简璐手机号码删除,又把她微信也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