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离后重撩 > 第73章

第73章

但是这次打击可能真的有些重,周末两天几乎是哭过去的。

眼泪停了的时候,看到叶长安,简璐就幽幽地问:“他怎么能说我是死鱼呢?”

仿佛很困惑似的。

叶长安有点担心这人会不会走不出yīn影,但到了周一,简璐收拾得很jīng神,还化了妆,拎着包就去上班了。

周二当天简璐抽空请假跑了一趟律师事务所,下午回来,手里拿着一沓东西,往茶几上一放,对叶长安说:“我的离婚协议好了。”

叶长安惊叹这速度,翻了翻,意料之中,简璐除了自己那套房子以外什么也没要,她知道这两家人之间的关系,简璐不要也合情理,她问简璐:“你不需要先和你父母知会一声吗?”

“还是先斩后奏吧,”简璐缩到沙发上,皱着眉,“你也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把老人牵扯进来会更麻烦,其实我心里挺对不住傅叔叔和周阿姨的,他们救过我又对我很好,我不该那么狭隘,还是希望傅时羿早点找个媳妇儿给他们生孙子吧。”

说完自己又否决:“也不能太早……至少过一年吧,不,至少两年……”

她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长安,怎么办啊,我以为我都不喜欢他了,可一想到他以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还是难受。”

叶长安想了想也没什么好办法,笑了笑,“你向我学习吧。”

叶长安就是有这种本事把所有糟糕的心酸的事情说得像玩笑一样,她前男友在和她分手的第二天就和别的女人订婚了,当时叶长安是闹过的,那时闹得真凶,简璐一度以为叶长安会死在那时候,但没闹出什么结果来。

简璐安静地掉了会儿眼泪,叶长安坐过来,慢慢抱住她,抽纸巾给她擦擦眼泪,小声地说:“没事了,总会过去的。”

华宇总裁办的人最近都提心吊胆,总裁心情不好,动辄发火,遭殃的都是下面的人。

傅时羿抽风似的定高得离谱的任务指标,自己不怕猝死地疯狂工作,还将员工一起拉下水。

贺诏试探地问过两回,没问出什么结果来,周三去找傅时羿时,看到那人正拆一个快递。

里面一沓纸一晃而过,贺诏眼尖,瞥见最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心底惊了下。

傅时羿只看了一眼,将那一沓纸倒扣在办公桌上。

贺诏小心翼翼问:“你和傅嫂……”

“挺好的。”傅时羿坐到大班椅上伸手摸烟,拿过来发现烟盒是空的,重重捏了一把,烟盒在他掌心扭曲变形。

贺诏看到他手指骨节都在发白,也听见了咔咔作响的声,知道这个人现在很bào躁,一时没出声。

傅时羿心口发紧,这种混杂着憋闷,愤怒,甚至一点恐慌的心情陌生而令人不适,他有些无力粉饰太平,声音低了些:“其实不太好。”

贺诏愣了下。

他印象中,傅时羿这人好像铁人,从不曾对人示弱,哪怕创业初期最艰辛的时候,在其他人面前永远是运筹帷幄的样。

“女人真麻烦,”傅时羿苦笑,“她想和我分开,简直莫名其妙。”

贺诏脑子一空,脱口而出:“并不啊,其实傅嫂能忍你这么久我觉得已经是个奇迹了。”

傅时羿抬眼看贺诏,面无表情。

贺诏心里骂自己嘴快,再呆下去可能会挨打,他站起身,“那个,我先去忙工作……”

“站住。”傅时羿冷声道。

贺诏苦了脸,“不是,傅哥,女人要哄的,你看傅嫂对你一直尽心尽力的,你总一张冷脸,在别人面前也不给她面子,我就想不通,就算你们两家过去有些事儿,可当初人是你好不容易顶着家里压力娶回来的,娶到手又对人不好,你到底图什么?”

傅时羿默了几秒,“你走吧。”

贺诏当然也不指望得到什么答案,转身走了。

办公室安静下来,傅时羿拿起离婚协议书翻开。

简璐已经在上面签了字。

他的手无意识将纸张捏皱一个角。

他图什么?

他自己也无法回答,然而心底难以抑制这种渴望——想将她禁锢在身边,想将她据为己有,一生一世。

为什么偏偏是她?很多时候他也问自己,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或许他不必挣扎于这种愧对自己家人的想法中。

离婚协议书傅时羿没有签字,签字就是认输,他将那堆纸扔到了碎纸机里。

简璐很快收到一条来自傅时羿的微信,是一段小视频。

碎纸机机箱透明,她眼睁睁地看着离婚协议书变成细碎的纸片。

她快气炸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昨天这个qiáng,错肯定是傅狗错,但过程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主要是过程我也没法写啊!其实这个车很重要,对于双方都是情绪的宣泄,包括一直压抑的璐璐也是,对于她来说更多是愤怒和发泄,而不是被Q的恐惧和身体伤害…但我没法写,就昨天这样我都特担心给我来个锁,只能意识流…我尽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