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离后重撩 > 第19章

第19章

她很后知后觉地体会了一把心脏疼的感觉。

其实在那之前傅时羿对简璐的态度也算不上多好,他一直记恨着简璐是害得傅勇再也站不起来的人,青chūn期乃至后来叛逆期,仇恨也被放大了,他在学校里看到简璐每回都假装没看到。

简璐却总是浑然不觉地笑脸迎上去,时常是手里拿着张维婉要她带给傅时羿的水果或者便当,一边递给他一边还要念叨几句,今天的水果是什么,或者便当里有他爱吃的什么菜……

那时候傅时羿想,这人真烦。

简璐不在乎傅时羿的冷脸,她觉得他恨她是应该的,但直到听到那些话她才直到,原来除了仇恨之外,傅时羿是真的反感她这个人。

她的长相他不喜欢,她的性格也叫他讨厌。

在难受过后简璐想,长相无法改变,性格是可以调整的。

一开始简璐自己也很难把控,她第一步是从少说话做起。

能不说的废话,就别开口了,她变得越来越沉默,尤其是在傅时羿面前。

再后来,少笑,就是笑也要收敛着些,留起长发,换上裙子。

周围的人都说,女大十八变,简璐不光漂亮了性子也沉静了,是个真正的淑女了。

她以为傅时羿会对她改观,会对她满意一点,但到头来还是她想得太多了。

简璐到家,傅时羿还没回来,她洗完澡躺chuáng上纠结了一下,也不知道傅时羿会不会还生气,如果他生气她要不要哄他一下,但就这么琢磨着,竟就昏昏沉沉睡去了。

翌日早简璐睁眼,大chuáng上只她一个人。

身旁chuáng铺凉的,昨夜这里没人睡过。

简璐心里不太舒服,起chuáng后下楼,发现一楼客厅她为傅时羿留的灯也没关。

他没回来,灯亮了一夜。

简璐去找手机的时候心里开始忐忑。

傅时羿就是气也不能不回家吧?何况那点儿事至于这么生气么?简璐想不通。

电话里没有未接也没有信息,她打开微信找到傅时羿,他安安静静躺在联系人列表里,已经沉到了最下面,上一回的微信还是一周前发的。

简璐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拨了傅时羿的电话。

那头过了很久才接电话,接通了却没人说话。

阅尽无数狗血剧和小说的简璐心都提了起来,只怕下一秒电话那头就要传来个女声问她是谁。

又觉得不可能,她和傅时羿只是一次不和谐,没理由一次吃不到就要采野花吧,他看起来也不像那么饥渴的人。

然后那头就说话了。

简璐只觉得自己心口咯噔一下。

居然还真是个女的。

“简璐是吗?”

简璐听着这个女声,总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

她问:“你是哪位?”

“我是于思曼啊,”那端语气温软,“不好意思,昨晚我这边出了点事情,耽搁得傅总没能回家,也忘了和你说一声。”

简璐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头天晚上傅时羿本来是和贺诏吃饭,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磨蹭得就晚了,准备回家时接到个很突然的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于思曼出了车祸,车祸之前正给傅时羿打电话,他理所当然成了护士试图联系的对象。

贺诏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俩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不去一趟医院,还真说不过去,抱着去看看情况的心思直奔医院。

去了就很尴尬。

于思曼胫骨骨裂加轻微脑震dàng,说轻不轻,说重也不重,傅时羿和贺诏到的时候她人已经清醒了,正和人打电话。

那通电话打得不太愉快,于思曼在哭,傅时羿跟贺诏面面相觑。

于思曼打完电话擦gān眼泪,努力挤出笑容对傅时羿和贺诏说:“让你们见笑了……”

她解释了下,原来电话是她母亲打来的。

于思曼是单亲,母亲一身病,在家还要看护照看着,自然是不可能来医院陪她的。

于思曼头晕,话没说几句,就开始恶心难受,自己qiáng撑着下chuáng去洗手间想吐,人摇摇晃晃的,走个路都能疼出一身汗水和两眼泪,傅时羿在旁边像块石头,贺诏忙扶了一把,将人送进洗手间。

贺诏出来跟傅时羿商量,觉得不能放于思曼一个人呆在医院。

傅时羿没意见:“那你留这看着她吧。”

贺诏将傅时羿拉住,“我一个人?”

傅时羿反问:“不然呢?”

贺诏觉得傅时羿这人没有同情心,“你陪我,行不行?”

傅时羿不乐意,“你恶不恶心,一个大男人,我陪你什么?于思曼又不是吃人的怪物。”

贺诏软磨硬泡一阵,“你急着回家gān嘛?傅嫂你天天见,一天不见不会死的。”

一提简璐,傅时羿倒是默了几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