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神秘总裁傲娇妻 > 第1897章 才貌双全

第1897章 才貌双全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失去了和叶子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司徒羡冉有些沮丧,抱着奶茶,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呀,不愧是子辰学长亲手做的。

不过,子辰学长长得好帅呀,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

何迟看她眼睛一动不动的,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羡冉悄悄地看了一眼叶子辰,对着她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子辰学长很帅吗?”

“是挺帅的呀,不然怎么会被评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何迟很是赞同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对吧,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才貌双全呢。”

两人一边说还时不时地偷看叶子辰两眼。

叶子辰正在认真工作,虽然平时也有人用别样的眼光看自己,但是今天自己的心难得的没法静下来,偷偷地用余光瞄两人。

三人的目光会有几次在空中交汇,但都默契地同时扭过头去继续做别的。

奶茶店的店主是个女生,她看到叶子辰时不时要看别的女生两眼,想到平时很高冷的人突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生与众不同,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她走到叶子辰的身边,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脸说道:“你刚刚给那个女生送奶茶了?”虽然是问句,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继续清洗工作台。

“我看啊,那个女生明显是个千金大小姐,对你也是一时的新鲜罢了,你呀不要被她表面无辜的样子欺骗了。”女店主话没过脑子,看到他丝毫不变的神色,话赶话就说了出来。

叶子辰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司徒羡冉接触得不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转眼就被别人诋毁。

他放下手里的抹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看着女店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接触过她,了解过她,你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刚刚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

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子辰却没有注意到女店主脸色的变化,他想辞职了。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奶茶店平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女生,自己的长相偏偏又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总是有人来问自己要联系方式,更有甚者,会是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

自己也有些厌烦,他不想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还时不时挑逗一下,他也会有情绪,也会觉得累。

今天的事情就是导火索,不如放弃这份工作吧。

想这些后,叶子辰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脸色很不好的女店主说道:“店长,今天做完之后我就不做了,以后也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女店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为了她连工作都不要了?我不就说了她一句,而且我说的也没错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叶子辰脸色冷下来,不悦地说道。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