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群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群 > 复空纪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竞走

第五百三十一章 竞走

追了半天,辛吾不停地向被他误撞的路人道歉,这才走到出口,却被阐机突然伸出的“屏蔽门”给卡住了。

“哎!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你有存包一件,请取完再出,请向右转,储物柜第808号箱,密码:748748”。

阐机的音箱里给他出了专门的指示,辛吾只好按指示去拿自己的包。

“‘748748’,这个密码怎么有点点奇怪?”

辛吾感觉这个密码有点“暗戳戳”骂他的意思,有点小小不高兴。

拿到他的包,再去出口,阐机轻松而开,没有再突然“出手”挡他。

“周书亢!你等下我啊,走这么快!我刚去拿包去了。”

辛吾看到周书亢在门口不远处的阴影下,等着他,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就知道,是自己太慢,让她久等了,心里非常不爽。

“我快吗?只是正常速度啊!”

周书亢深吸一口“仙气”,压住了自己原本真的有些不耐烦的小脾气。

“你说,现在还有一段时间,咱们去哪好呢?”

辛吾有些抱歉,问道,

“我听你的。”

“老三说在第73号街区,离这儿也不是太远,只有6个街区,要不然,咱俩走过去吧!你累不累?”

周书亢作为运动达人,走路,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她问辛吾“累不累”,那是纯粹当他是一只“弱鸡”啊?

这不能忍!

“没问题,走!”

说好的“步行”,两人走着走着,变成了“竞走”,周书亢故意越走越快,让辛吾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认真对待“走路”这件事。

两人“一会儿你,一会儿他”地交替领先,谁也不认输。

“你猜猜,这个鱼皮老三,何德何能,也能突破修炼,来到这‘第二素团’呢?”

辛吾不忘了用“故做轻松”的交谈,来“证明”他走得“一点也不累,还能边走边聊天呢!”

“估计后来咱们走后,人家努力了呗!谁都不可以被小看哟!”

周书亢也是“应答如流”,嘴上不带“大喘气”,脚下照旧“生风”的。

“那你说,他是不是因为配合海小楼过来,才特批的,算是‘工作人员’啊?”

辛吾继续说。

“有这可能。毕竟,人家是升上去的,你懂啊!不是每一个下层孔洞的孔民,都能和海小楼说上话的。”

周书亢同意这观点。

“看来,‘嫁对人改命’,是真的啊!”

辛吾接着胡说八道。

“人家是男的,说人家‘嫁’,你语言是怎么学的呀?”

周书亢继续杠。

“和‘嫁’的效果一样啊,更能说明‘实质’啊,呵呵!”

辛吾接话。

“鱼皮兄弟,其实都挺好的。”

周书亢想起刚去“呙国”,就碰到了好心的鱼皮三兄弟,要是没有他们的相助,第一关就要挂了。

“你没有给我讲过你和他们的故事呢?怎么个好法呀?”

辛吾一听,这故事是和三个的,有必要挖。

“时间太久了,都忘了!呵呵,你说的是和‘老大’、‘老二’,还是和‘老三’呢?故事太多,我都不知道你想听哪一段了!”

周书亢故意把三兄弟“一一”列个排,等着他生气。

“和……你和他们三个,都有故事?!”

辛吾真的生气了,一直“竞走”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他一步挡到了周书亢正前面,要问个清楚。

“好啦好啦!你别生气,什么故事也没有,我逗你呢!还真生气了,还以为你们男生气量大呢!真玩不起,呵呵。”

周书亢甜笑着,露出“阴谋得逞”的欢笑。

“我才没有生气!”

辛吾迈开,一屁股直接坐到了路边的一个路沿石上,也不顾上面有没有灰尘,会不会把他新买的裤子弄脏,把手里的包,也甩到了一边。

“累了!我走不动了!休息休息!”

看到辛吾开始“摆烂”,也不顾形象了。

“哈哈,认输了吧!其实———我也早就累了,只是不知道,你原来也这么强!来,包借我坐坐。”

周书亢冲着那个装“林业工装”的包使了个眼色,辛吾把这个包又捡了过来,递给她。

垫着这个包,周书亢也坐下,用手当扇子,在脖子那里,给自己扇起了小风。

“你说,这个地方,好奇怪!走了这么远,路上一个小商店都没有,想买一杯水,都没有地方卖。”

周书亢望着左右,对这一路“单纯的走”,进行了反省。

“你看路标,咱们从‘68街区’开始走的,现在走到‘70街区’了,这三个街区,三种风格,全是‘文化风’,哪有‘商业区’的位置啊?!”

辛吾倒是没有单纯地“走”,这一路也在不断收集着沿途的风景和经济信息。

“我也发现了,从博物馆所在的‘68街区’,全部都是文化类;‘69街区’,全部都是教育类;‘70街区’,全部都是文创类……没有纯消费娱乐的设施。”

周书亢也总结着她的发现。

“看来这个地方,是按功能区设计和划分城市布局的。就是有点太‘绝对’了!为什么就不能允许各个功能区有一点交叉呢?毕竟人的需求是复合型的,并不是说‘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只能从事单纯的‘同一件事’啊!好奇怪的设计思路!”

辛吾似乎找到了他的“强项”,开始忘了刚才的不快,与周书亢讨论了起来。

“或者在这个第二素团里,就必须这样活?或者是咱们境界不够?”

周书亢很习惯“善解人意”,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她正在试图理解的“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但她知道,这个“人”有着属于他的“特权”,只管做事,不用“亮相”,更不用直接接受来自“受众”的任何评价。

“那人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没有‘杂念’?”

辛吾问道。

“嘿嘿,我猜啊,这个城里的人,说不定,大多数都不是‘人’,就是被训化好的,长得外形像‘人’的‘机器人’呢?!”

周书亢又替那个未曾谋面的“人”———城市设计者———想出了“脱辞”。

“我就奇怪了,如果都是机器人,那咱们还费劲到这里来,干什么?”

辛吾对这个总替“不对劲”想出“对劲”的解释很不满。

“因为,咱们是‘人’啊!人就有这样的弱点,总是不满足已有的,要去过更好的生活,收不住自己的欲望。”

周书亢回答。

“呵呵,幸亏,你还没有忘了,咱们是‘人’,说到底。”

辛吾调侃。

“当然是‘人’了,不然你当咱们是什么?”

周书亢停止了小手当扇,指着自己,问辛吾。

“我以为你要为了理解那个‘城市设计者’,把自己是‘人’的事实给忘了呢!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